SEX169 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查看: 898|回复: 2

[綜合] 林仙子初登科

[复制链接] x1 [感謝清單]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20-8-29 08:10
  • 簽到天數: 88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20-7-5 10: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成人资源,马上注册论坛帐号。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註冊

    x
    上了千绝峰,绿树红花、翠竹松柏,处处争芳斗艳,恍如春天常驻。溪涧水流潺潺,奇石芳草层出不穷,仿佛一处化外仙境。难怪仙子姐姐喜欢这里。
      林晚荣兴致盎然,仿佛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脱了鞋子四处奔跑,兴奋的就像个孩子。
      宁雨昔跟在他身边,眸中的温柔,仿佛荡漾的水波。
      “咦,姐姐,这是谁盖的房子?!”行到那石洞边,林晚荣顿时睁大了眼睛。
      紧挨着洞穴的峭壁上,一座简陋温馨的木屋坚固挺立,尚剩最后几个细节便要完工。活眼温泉四处流淌,正将木屋围在当中,袅袅水雾腾腾升起,云遮雾绕中,那温馨的小屋,便似一处幽雅的云中小筑。
      仙子笑着道:“这是我亲手搭建的,就像兴庆府的宅院一样,是我们的家!小贼,你喜欢吗?”
      “喜欢,我当然喜欢!”林晚荣喃喃自语,忽然拉住了仙子的手,紧张道:“姐姐,你真的不愿下山?”
      宁雨昔轻嗯了声,默默低下头去:“看到青璇所做的一切,我很惭愧,甚至不敢见她!唯有留在千绝峰上,我才能快活自在,这里每一处都有你的影子,我喜欢这里,我想留在这儿!小贼,你能理解么?!”
      仙子有这种心结才是正常的,也都在青璇的意料之中。林晚荣拉住她的手,坚定一笑:“理解,我当然能理解了!这里是我们的定情之所,我和你一样喜欢!”
      宁雨昔又羞又喜:“你,你真的——”
      林晚荣嗯了声,凑在她耳边嬉笑道:“我喜欢仙子姐姐,所以,你在的每一个地方我都会喜欢。你留在山上也不打紧,这里就是我们的小窝了,顶多我多跑跑路,隔两天就上山一回,来和我的仙子姐姐幽会!”
      “什么幽会,胡说八道!”仙子面红耳赤,心中欣喜无比。
      看宁雨昔脸色,便知她心中所想,林晚荣嘿嘿道:“不过么,仙子姐姐你也要答应我几件事!”
      仙子睁大了眼睛,轻笑道:“答应你什么事?”
      林晚荣嗯嗯了几声,摇头晃脑道:“第一件么,是最重要的,你每天在山上的时候,要想我九百九十九遍!”
      宁仙子羞涩无比,在他手心抓了两下,低下头柔声道:“为什么要九百九十九遍?”
      “因为,我每天都会想你一千遍!”他嘻嘻一笑:“我是男,你是女,我照顾你,允许你少想一次!”
      “胡说八道!”宁雨昔温柔似水,轻抚着他面颊,喃喃道:“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林晚荣在她俏脸上狠狠吧了一下,欣喜道:“那这第一条就没问题了。第二点,也很简单,姐姐你不能一直闷在山上,那太枯燥。我要带你去旅游,什么庐山黄山阿尔泰,大漠草原兴庆府,凡是能想到的地方,我都要去,你可不能拒绝!”
      仙子欣喜道:“游览名山大川,本就是我所愿,我怎会拒绝?你走到哪里,雨昔就跟你到哪里!”
      “太好了!”林晚荣哈哈大笑:“至于第三点么,姐姐,要是青璇上山来看你,你见不见她?!”
      宁雨昔脸染云霞,沉吟半晌,却不知该要怎样回答。林晚荣轻道:“既然青璇都知道了,我们又何必掩耳盗铃呢!她又不会逼你下山,只是陪你说上几句贴心话,你总不能绝情的连面都不见了吧!”
      这事说难也不难,就是个脸面问题,仙子踌躇半晌,俏颜晕红,微声道:“便是你这狠心的小贼害我!若是青璇来看我,那还不羞死个人了?!”
      林晚荣偷笑道:“第一次么,当然会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有我陪着你,还有什么过不去的河呢?往后慢慢习惯了,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他语中隐有蛊惑,宁雨昔想了半天,这一面总是少不了的,不见也得见。她狠狠拧着小贼的胳膊,眉目晕红,无奈轻嗯了声。
      小贼大喜过望,猛地一拍手掌:“好!那就没有问题了!”
      就只有这三个条件?仙子倒是有些发愣,惊愕道:“你,你不提其他的了?!”
      “还要其他的干什么?我要为你着想,有这几点就足够了,绝不叫姐姐为难!”林晚荣拍着她肩膀,无比正经道。
      “小贼——”宁雨昔柔柔的唤了声,奋力投进他怀中,幸福的难以言表。
      林晚荣更是欣喜,还是青璇聪明啊,这温水煮青蛙的法子,直叫仙子姐姐陷落其中还不自知。他得意无比,跳起来道:“姐姐,我们的房子修好没有,剩下的活都是我来干!”
      宁雨昔心灵手巧、武艺高强,那木屋大部分都已完工,剩下的只是修修补补。林晚荣也是此中好手,手艺不赖,二人齐心合力,一个伐木,一个建墙,费了大半天功夫,便已将那木屋搭的坚固牢靠,连床椅板凳都准备齐全。
      “咱们这个家,可真是温暖啊!”他双手抱头,懒懒地躺在床上,闻着屋中淡淡的清香,说不出的神清气爽。
      天色已是不早,屋中点起了两根粗大的红烛,点点火光映在仙子的脸上,美艳无比,房中弥漫着淡淡的温馨。
      宁雨昔笑着望他,将崭新的被褥换上,又从石洞中搬来一堆小玩意儿,精心的摆在床前的桌上。
      林晚荣扫了一眼,忽然抓住两个竹筒,惊喜道:“咦,这不是我做的传话器么?姐姐,你还留着啊!”
      “嗯,”宁仙子道:“你便是拿这东西来哄我的,我怎忘得了?!”
      前尘往事涌上心头,从冷目相向到情根深种,那一幕一幕,都似发生在昨天。林晚荣心里温暖,忽然翻身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将那随身的袋子一股脑倒出:“姐姐,你看,这些都是我买的!”
      那袋子就像个百宝囊,从琳琅满目的零食小吃,到日常所用的木碗瓢盆、铜镜发梳,应有尽有。银子没花上几两,只是那细微处的温柔体贴,却不是银钱所能买得到的!
      他取出一块压干的柿饼子送到仙子嘴里,自己也狼吞虎咽几口,咂嘴叹道:“真好吃!”
      宁雨昔是跟着他才吃些零食,浅尝了几口,望见他坐在地上,抹着汗珠子欢天喜地的样子,心里忽然说不出的温暖与感动。
      林晚荣将手胡乱的在衣裳上抹了几下,忽然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神秘兮兮道:“姐姐,给你看这个!”
      他缓缓打开盒子,那中间处用软软的绢帛包裹着一块小手指甲大小、晶莹的玉石,在灯下流光溢彩、绚烂无比。
      “这,这是什么?”宁雨昔眼眸中闪着浓浓的惊喜,显然对这玉石喜爱无比。
      林晚荣嘿嘿道:“这个叫做钻石,来自南非,是我讹,哦,不,是我从一个西洋朋友那里买来的!”
      他小心翼翼的取出钻石,放在宁雨昔丰满的胸前,昏黄的灯火照射下,晶钻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华光璀璨,更映的她酥胸粉面、肌肤胜雪,恍如月中的嫦娥。
      “美,太美了!”他喃喃轻叹,眼都挪不开了:“姐姐,这钻石是送给你的!”
      “送给我?!”宁雨昔惊喜的呆了,女人对钻石的免疫力几乎为零,即便她是最美丽的仙子,也不能免俗。
      林晚荣笑着嗯了声,宁仙子忽然摇头,将那脆钻奋力推回到他手中:“这钻石得值多少银子?!你那银钱都是汗水换来的,来之不易,怎能胡乱花掉?你快去将它退了!我不要什么钻石珠宝,你要有心,就只送我一块柿饼铜镜,我心中温暖,却比这钻石强上千倍万倍!”
      仙子姐姐是真的好,这才是贫贱夫妻啊!林晚荣听得眼泪都出来了,感动道:“姐姐,你放心,我可不是吃亏的人。这钻石我要拿到金陵去,叫刘月娥刘姐姐镶在链子上,我再亲手给你戴上!到时候,我保证你是天底下最美的人!”
      宁雨昔缓缓依进他怀里:“我不是天下最美的人,但我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仙子轻声软语,听得他心中一热,骨头都酥了。二人依偎了一会儿,宁雨昔忽然面带红晕,轻轻推了推他,柔声道:“小贼,你去沐浴更衣!”
      忙了一整天,确实有些累了,这千绝峰上的温泉,滋味妙不可言,他笑着道:“姐姐,我们一起去洗吧!”
      仙子狠狠瞪了他一眼,偏过头去。林晚荣也不以为意,嬉闹着转出房来,望见那雾气腾腾的清泉,胡乱脱了衣服,哗啦跳入水中。
      热水润骨,暖风拂面,似把一天的疲劳都驱赶而去,他长长的吁了口气,舒服地闭上了眼睛,直欲沉沉睡去。
      也不知躺了多久,耳边隐隐传来哗啦的水声,他蓦然睁大了眼睛,心脏怦怦跳了起来。循着水声而上,温泉深处烟雾蒙蒙,一个绝丽的女子素颜雪颈依偎泉中,长长的秀发直垂入水,仿如奔洒的瀑布。丰满的酥胸大半没入水中,肌肤滑如凝脂,隐隐可见沟壑深深、双峰凸起,泉水流至此处,便自发还转流回。水雾将她的脸颊映的通红,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销魂滋味。
      此情此景,何等眼熟!林晚荣啊了一声,眼珠子都凸出来了,呆呆望着她,一动不动!
      “你,你不许看!”那女子听到叫喊,急忙转过头来,望见他口水滴答的样子,顿时羞不可抑,玉手在水中轻拍了两下,激起一片灿烂的水花。
      林晚荣嘻嘻一笑:“仙子姐姐,做人应该公平一点,不许我看你,那你自然也不能看我!”
      “可恶的小贼!”仙子羞恼交加,手掌连拍,激起大片水雾,笼罩在他的眼前,阻断了他的视线。
      待到那水雾散尽,再去看时,水中空空如也,宁雨昔早已脱身而去了,空气中只残留着几丝淡淡的清香。
      好一个仙子姐姐,你这不是戏弄我吗?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双手在水中疾拍,恼怒的哼了声,心里大为失落。
      “扑哧”,身边不远处,忽然传来声轻笑:“你洗完了么,还待在里面干嘛?”
      回头望去,宁雨昔红唇玉面,正坐在泉边,轻轻拧着发上的水珠,洁白的小脚在水中胡乱踢腾着,微笑望着他,美不堪言。那绝妙的身段,尽数裹在一袭洁白的素袍中,晃动间波澜起伏,妩媚动人。
      林晚荣疾眨着眼睛,呆望了半晌,宁雨昔又羞又喜,脸颊艳如朝霞,低下头去轻嗔一声:“没见过么?你这傻子!”
      还真是没见过仙子姐姐这般模样,林晚荣心中一荡,急忙游到岸边。那石头上叠放着一件干净整齐的白袍,带着轻轻的幽香,正是为他准备的。胡乱穿上袍子,只觉质地柔软,轻若无物,舒爽之极。
      仙子已不在泉边了,木屋中的火烛蓦然挑亮了许多,似是一双明亮的眼睛。林晚荣心中怦怦跳动,疾步行入房中。
      两根粗大的龙凤金烛并排立于桌上,噼啪轻响,光亮耀眼。宁雨昔正坐在桌前,脸色如鲜艳的桃花,无声凝望他:“小贼,你过来!”。
      “哦!”他急急应了声,几步行到宁雨昔身边。仙子羞红着脸颊,取过床头那套大红的袍子,轻轻披在了他身上。
      “姐姐——”他喉咙一干,声音都已变了样,却不知自己要说什么。
      宁雨昔无声摇头,玉手颤抖着,为他穿好红袍,系好扣子,又细细打量了一番,才将他推转了过去,声音发颤道:“不许偷看!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转过头,记住没有?!”
      “哦!”他傻傻应了声。
      宁雨昔看的心中一暖,蓦然之间,泪珠滑落双颊。
      龙凤红烛噼啪作响,已不知过去了几分时刻。林晚荣只听见身后一阵窸窸窣窣轻响,片刻便已沉寂,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痴痴等了半晌,幽静依然,没有仙子的吩咐,他也不敢转过头来,只得小声道:“姐姐,好了没有?!”
      一连叫了几声,房中沉寂着,听不到一丝响动,更别说是仙子的声音了。
      这是怎么了?他心跳得厉害,大声道:“姐姐,你再不说话,我就转过来了啊!”
      依然听不到回答!他猛一咬牙,刷的转过身来。
      火红的龙凤双烛高高燃起,床前端坐着一个娴静的女子,她身着大红长裙,头上覆着一方鲜艳的红盖头,羞涩垂首。手中执着的红缎,中间绑着个美丽的绣球,牢牢拴在林晚荣胳膊上。
      林晚荣呆了呆,心中顿时火一般热辣,急忙伸手去拉她。熟悉的、温热的玉手落入掌中,微沁着汗珠,轻轻颤动。
      “仙子姐姐——”林晚荣欣喜一笑。却觉身子被她拉住,二人齐齐跪倒在了红烛案下。
      “苍天在上!小女子宁雨昔,今嫁与我郎林晚荣为妻!生同眠、死同穴,天地可消弭,我与我郎,生死相许、永不分离!”
      仙子的声音轻柔而又坚定,在房中嗡嗡作响,回荡不息。
      林晚荣心中暖流激荡,大声道:“苍天在上!在下林晚荣,今娶宁雨昔为妻!生同眠、死同穴,天地可消弭,我与我妻生死相许、永不分离!”
      拜天拜地拜父母,他二人恭敬磕头,又相互一拜,大礼方成。林晚荣手心微颤,轻挑下那鲜红的盖头,宁仙子那艳绝天下的俏脸,便深深映入了眼帘。
      “姐姐!”他欣喜叫道。
      “小贼——夫君——”宁雨昔低着头,羞涩唤了声。
      林晚荣听得心都酥了,急急取过那交杯酒,二人手挽着手,宁仙子浅尝一口,便已红晕上脸,林晚荣一饮而尽,又急忙抢过她那杯,也一并倒进了肚中。
      “小贼,夫君,你真好!”宁仙子不胜酒力,虽只浅尝,却已无力的依偎他怀中,脸颊薰红一片。
      宁雨昔容颜绝妙,天下闻名,这半醉半醒之间的风韵,哪是常人能够消受得了?酥胸时起时伏、波澜壮阔,秀发如云,似瀑布垂洒而下,天鹅般洁白修长的脖子,泛起迷人的粉色,晶莹的脸颊染着火热的朝霞,鼻息咻咻中凝望他,双眸柔情似水。
      林晚荣急急吞了口口水,呐呐道:“姐姐,你真好看!”
      他那火一样的目光,似要让人燃烧起来。宁仙子嘤咛一声,鼻息刹那间火热,急忙钻进他怀中:“我好看,也只有你能看!”
      这一句仿佛就是上好的催情药剂,林晚荣浑身都像着了火,如狼似虎的盯住她,狠狠吞了口吐沫,双手急着去解她那大红的长裙。
      宁雨昔嘤的一声,芳心抖动,身躯微颤,羞得不敢睁眼。
      也不知等了多少时候,只觉小贼鼻息越发的粗壮,却是半天都没有动静。她心中疑惑,偷偷张开眼来,但见小贼笨手笨脚、满头大汗在她衣衫上摸索,半天也没解开几个纽扣。
      “扑哧!”她红晕满面,羞道:“你,你做什么?!”
      林晚荣抹了把汗珠,垂头丧气道:“姐姐,这是谁给你做的衣服,太复杂了!就算我善解人衣,也架不住这么多的纽扣啊!”
      下流的小贼!仙子羞得将头掩在被窝中,玉手偷偷伸出,窸窸窣窣轻轻几下,便助了郎君一臂之力。
      隔着内里的白色素裙,便已隐隐约约能见她身躯的曼妙。他大手一抚上去,仙子身躯顿时急颤。待到那衣裳解开,林晚荣顿时眼光一直,呼吸都停滞了。
      晶莹的肌肤吹弹可破,闪着雪般洁净的光芒,酥胸挺拔丰满,颤颤巍巍,柳腰纤细,丰臀浑圆翘起,玉腿修长笔直,便似一座曲线玲珑的玉美人,配上那天仙般绝丽的容颜,就仿佛云集了天下所有女子的绝妙之处,美不胜收。
      在他狼般凶狠的目光下,宁雨昔也承受不住,娇躯酥软,俏脸火热,樱桃小口吐出如兰的芬芳,她急急拂起玉手,用被子遮住了脸颊,颤抖着抱住林晚荣,呢喃道:“小贼,你还等什么?我是你的妻子——”
      “——呃——你这狠心的人!”
      ……
      鲜红的火烛缓缓跳动,见证着仙子生命中,崭新的里程……

      只见仙子姐姐原来的衣物叠放在床沿的椅子上,而床上则躺着一具诱人的身子,虽然一张薄薄的锦被却把仙子姐姐从头到脚全部覆盖着,但那玲珑的曲线依然是清晰可辨。
      林晚荣对仙子姐姐事到临头的鸵鸟样子笑而不语,走到榻上,轻轻拍了拍仙子姐姐的身子。只见那锦被之中的人儿猛的一颤,显然是十分的紧张。
      林晚荣轻声道:姐姐,得罪了。
      林晚荣不容易让仙子难堪,留下不好回忆,说罢,拿出贴身配刀,轻轻一割便把锦被下部割裂了一道口子,然后双手一扯,
      便在被子中间扯出一个洞来。洞的位置正好在仙子姐姐两腿之间,一扯开,光滑的玉璧便从洞里露了出来,十分过瘾。
      此时的仙子姐姐浑身颤抖着,整个人都覆盖在锦被里面,就是两腿之间那处的被子被扯破,花房却展露了出来。
      林晚荣面露淫笑,拍了拍仙子姐姐的大腿,声音却一如既往的稳重:姐姐,请你张开大腿,不然的话我看不清楚入口。仙子姐姐大羞,那倾国倾城的娇靥已是大红,被子下面的双腿却是听话的分开来,心中只盼着小贼能尽快完事,让自己摆脱梦魇。
      由于她整个人都被裹在被子下,林晚荣的视线便集中在唯一露出来的小穴处,仙子姐姐大腿微微分开,阴阜便如同月夜下雪地里的花蕾,粉红色的花瓣含羞带俏的静静开放,散发出妖媚的诱惑力。
      虽然林晚荣穿越这段时间已经干过不少美妙的花苞了,但这趟是在仙子姐姐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想想高冷知性仿佛仙子般的人儿,此刻就在自己身下,却是分外的刺激。
      冰清玉洁彷如那一尘不染的天山雪莲般的仙子姐姐,此时便是以最屈辱的方式,把自己最私隐的地方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眼皮底下,还主动分开双腿,颤抖着身子被迫等待男人的侵入。
      林晚荣脱下裤子,坚挺的鸡巴便一下弹了出来,耀武扬威。
      他右手探往锦被的破洞,手指头在仙子姐姐的花径上轻轻一扫。
      啊,一声彷徨的惊呼声从锦被里传出,但又立刻止住,但锦被裹着的娇躯却颤抖着更加剧烈了。
      林晚荣轻笑道:姐姐你下体颇为艰涩,而我胯下之物却十分硕大,若是不弄湿润,只怕会难以进入。
      此时,林晚荣又道:姐姐,你能否把自己那处弄得湿润一些,好让我行事?
      仙子姐姐覆盖在锦被下的娇靥羞红似火,顿了顿,终于是颤声道:不必,我受得住的。
      天可见怜,仙子姐姐又哪里能在外人面前自己摸自己下面,把那小穴儿弄湿?
      林晚荣故意叹道:姐姐既然不愿动手,那我亲自来吧。说罢,脸露淫笑,大手一下就从锦被的破洞处按下,直接覆盖在仙子姐姐暴露出来的阴阜之上。
      仙子姐姐又是啊的一声惊叫,身子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林晚荣低喝道:别反抗。
      仙子姐姐闻言,身子一僵,却是听话的减轻了挣扎。
      林晚荣的食指与中指缓缓在仙子姐姐光滑的玉璧中划过,然后两指分开,沿着微微张开的阴唇轻轻拨弄。
      好痒……用锦被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不敢见人的仙子姐姐体会着异样的触感从两腿之间那最敏感的私密处传来,竟是让她似乎从灵魂深处传出一阵阵的酥痒来。林晚荣也不着急,手指轻扫,拇指更是按到了仙子姐姐那嫣红色的阴核处,每次揉按这女子身上最敏感之处,都能让仙子姐姐泛起一阵难以控制的颤抖。
      湿了,林晚荣看着被洞中露出的阴阜渐渐有了水迹,不禁露出得意之色。林晚荣轻轻一笑,用沉稳的语气道:姐姐,你已经准备好了,那我也就来了。
      仙子姐姐心中万分恐惧,刚才她竟是被挑逗得春情勃发,不禁暗道:我,我刚才竟被弄得神魂颠倒,连小贼都忘记了,天啊,难道我竟是一个淫荡女子不成?
      只是也不待她多想,下体一热,只觉得一根粗大硬挺如同烧红铁棍般的器物顶着,然后狭窄的花径便被撑开,那根东西便毫不留情的捅了进去。插……插进来了!但修长的美腿马上被分开,然后,纯洁的处女肉穴便被那根如铁棍般的东西硬生生的挤了进来。
      锦被下的仙子姐姐紧紧咬着嘴唇,双手紧张的抓着锦被遮着自己的脸面,便如同把脑袋埋入沙中的鸵鸟一般。仙子姐姐看不见东西,被男人压在身下插入,粗长的肉棒狠狠的插入女子的小穴之内,大龟头把那狭窄的肉洞撑开,毫不留情的往里面推进。
      仙子姐姐只觉得下体如同撕裂般疼痛,情郎的肉棒毫不停留,一直捅入,触觉就分外的敏感,一股一股性刺激快感从被强行撑开的小穴处传来,让她连思考都机会停滞了。
      这时,林晚荣的龟头顶端感到触及那层薄膜了,他轻笑一声,腰部猛然用力一挺,鸡巴便直插而入,一下子把仙子姐姐的处女膜给捅破。
      刹那间,仙子姐姐顿觉一股剧痛传来,似乎连灵魂都被撕裂开来,眼泪止不住的淌下,完全无法控制。只是,在这份痛楚之中,也有着淡淡的充实与喜悦,自己,自己终于成为小贼的女人了。
      既像是失去了很多,但更像是得到了很多,小穴处又胀又痛,但同时又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充实与满足,让她感到一种特别的幸福。
      林晚荣看着两人的结合部位,只见自己的大鸡巴正把仙子姐姐的处子花径完全撑开,粗长的肉棍几乎全部插入,而一丝处子之血正从交合处滴下,落到床单上,嫣红如血。温柔的隔着被子抱着仙子姐姐,轻轻在他耳边诉说着情话,缓解这她的痛苦。
      过了一会儿,仙子身体不再颤抖了,林晚荣有动了起来,他心中充满了征服感,鸡巴便又再动作起来,征伐着仙子姐姐刚开苞的可怜小穴。
      每一次被鸡巴狠狠插入,都让仙子的身子剧烈一颤,疼痛难忍,几欲晕厥。但她咬牙苦忍,暗道:听说女子第一次时必然会痛,但,但为了小贼舒服,我便忍耐一下也是无妨。就是他一会帮我解穴后也不可露出太过痛苦之色,免得他愧疚。
      此时的仙子姐姐心中爱意沸腾,全心全意的为情郎着想,林晚荣把鸡巴深深插入到仙子姐姐的花谷最深处,开始缓缓的抽送着。仙子姐姐感受着那粗大的龟头一下一下的在自己体内撞击,似乎每一下都能把自己体内的某个闸门给撞开,让身子里面的东西排泄出来,覆盖在薄被吓的仙子姐姐羞得说不出话了,只是娇喘吁吁的被不停的操弄,身子更是随着男人强有力的抽插连续颤动,显然是十分兴奋。
      随着男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仙子姐姐忍不住发出了娇媚的呻吟,体内的快感不停的积累,似乎快要到达极限了。林晚荣也逐渐感觉到仙子姐姐的小穴开始有节奏的收缩,沾满淫液的肉壁为龟头带来了强烈的摩擦感,知道女孩快要被干到高潮了。
      粗壮的鸡巴更是再加重了抽插的力度,每一下都似乎要把小穴干坏一样,狠狠的撞击在花心处。
      仙子姐姐本来已经到达高潮边缘,突然被这样重重的连干几下,顿时一股源自灵魂深处的悸动怦然爆发。她浑身一震,柔韧的纤腰往上一挺,让鸡巴在小穴处插得更加深入,本来紧紧抓着锦被的双手竟下意识的往下一拉,露出了那张千娇百媚的潮红俏脸,双脚更是不由自主的曲起,盘到了男人腰上。随着那压抑不住的大声娇吟,仙子姐姐紧闭双眸,浑身颤抖着到达了高潮。
      林晚荣见她自己扯下了锦被,也不客气了,双手一探,便用力抓着仙子姐姐一对秀挺的美乳,鸡巴死命的连续操弄,享受着女子因为高潮而不断紧缩的肉洞,龟头顶着花心,而被火热的阳精一烫,仙子姐姐似乎再攀高峰,全身泛红,到达了更高一层的极乐之境。
      看着高潮得神志恍惚的仙子姐姐,林晚荣暗暗好笑,他也大力喘气,整个人瘫在仙子姐姐那柔软的身子上,一动不动。
      春乡日短,芙蓉帐暖,个中旖旎自不足为外人道。千绝峰上就他二人,林晚荣在山上小住了几天,每日凌立峰顶,与仙子看日出日落,无比的瑰丽磅礴中,就连心境似乎也上升了许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20-8-29 08:10
  • 簽到天數: 88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0-7-6 12: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自H一下,自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14 小时前
  • 簽到天數: 479 天

    [LV.9]以壇為家II

    发表于 2020-9-15 11:4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看。我喜欢!谢谢大大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手機版|Archiver|SEX169

    GMT+8, 2020-9-28 14:20 , Processed in 0.076081 second(s), 15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