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169 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查看: 722|回复: 0

[綜合] 这边风景独好

[复制链接] x0 [感謝清單]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20-8-29 08:10
  • 簽到天數: 88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20-7-9 11: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成人资源,马上注册论坛帐号。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註冊

    x
    这种老式的一套三居室都是在改革开放后开始修建的,和以往195厂那种通走廊的苏式设计不一样的就是每家每户都有了属于自己的阳台和独门,这让每户家庭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私密性,但是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让原本可以自由串门的邻居们被隔离开来,当然这种情形随着社会变迁变得越来越严重,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也成了城市小区的一种病态表现。

        这种八十年代才开始流行的套局势设计不太合理,客厅太小,而卧室却显得有些大,这大概也和之前厂里职工们的住房很少有把卧室和饭客厅明确分开有一定关系。

        甄婕主动把卧室让给了陆为民和甄妮二人,让两人有一个独处的机会。

        看着甄妮背着自己依然有些生气的模样,陆为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实际上刚才郭征问起自己想法的时候,陆为民也就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来阐述自己的想法,但是甄妮能不能接受,陆为民也不知道。

        之前他已经和甄妮沟通过几次,但是甄妮都觉得他不过是再找借口,尤其是在放弃了跟随夏力行回省委这个事情上,甄妮更是生气,认为这样大的事情居然根本不和她商量,就自己做了决定,显然是没有把她这个女朋友放在心上,所以才会导致两人一直龃龉不断。

        看见甄妮依然冷着脸,坐在床边将头扭向一边,陆为民也有些头疼。

        说实话他是最不喜欢这种局面的了,他宁肯甄妮和她光明正大的大吵大闹一番,也胜过这样的冷战,原来甄妮和他闹别扭也是当面锣对面鼓,后来自己偶然间说漏了嘴,说自己最怕这种冷战,没想到作茧自缚,甄妮真的学会了这一招来对付自己了。

        卧室挺大,足足有二十多平方,两张床各占一个墙角相对摆放,中间正好就是双扇钢窗。

        窗帘是拉开的,冬日里光线不好,下午似乎也需要开灯才能多几分温暖。

        窗外几株已经凋落得没剩几片树叶的榆树混杂在依然乌绿的香樟林中,让这个冬天显得清冷许多。

        搓了搓手,陆为民思前想后,还得自己下矮桩才行,这丫头现在硬气着呢,非得要自己低头才行,问题是现在自己低头可以,关键是说到正事儿上自己该怎么回答?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能拖则拖,不能拖再说。

        靠着甄妮坐下,陆为民伸手去牵甄妮的纤手,却被甄妮冷冷的甩手打掉。

        “小妮,还在生我气?刚才郭叔在那儿问我时,我不是都已经把前因后果和理由都说了么?连郭叔都觉得我的选择没错,你爸也觉得没啥,你就不能支持我一下么?”陆为民依然厚着脸皮拉着甄妮的手,这丫头的手到了冬天就容易长冻疮,所以两人热恋期间,陆为民经常把甄妮的手放在自己怀里暖和,这会儿他用力把甄妮的手逮住,放在自己怀里。

        甄妮挣扎了两下甩不掉陆为民的手,恨恨的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男友,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来惩罚对方,最后索性搂住对方的脖子狠狠的在颈项和肩膀交汇处使劲儿咬了一口。

        这一口下去痛得陆为民忍不住呲牙咧嘴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丫头可真舍得下口啊,陆为民敢肯定自己这脖项上肯定起了深深的牙印儿,没准还得渗血,但陆为民也知道甄妮这一口咬下来,基本上也就代表着她心里的怨气消减了大半了。

        见陆为民疼得挤眉弄眼的怪模样,甄妮心里这口闷气才算是出了一小半,事实上这口闷气在郭征当着甄家一家人面说只要陆为民愿意回厂,厂办副主任就是陆为民的了这话的时候就消去了大半,这剩下一小半闷气还是因为陆为民啥事儿都瞒着遮着自己积郁下来的。

        甄妮在厂里财务处,对厂里这些消息自然很清楚,辜明良现在不少工作都已经交给了郭征,厂党办和厂行政办即将合并为厂党政办,据说也是郭征的提议,得到了辜明良的赞同,这厂办就真的成了全厂的中枢了。

        据说这个合并后的厂办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原来厂党委办和厂行政办的主任副主任们何去何从也是一个大问题,算一算正副主任也有八九个,这一合并肯定不可能再保留这么多正副主任,就要减下去不少,而郭征居然给自己男友公开许诺,只要他回来,厂办副主任里边就有他一个职位,这让甄妮心里简直美得差一点就要高歌一曲了。

        陆为民没有能跟随夏力行回省里的情况甄妮也知道,为这事儿甄家几个人也为此讨论过,毕竟这种大好事儿陆为民会拒绝任谁都不相信。

        就像甄敬才所想的,是不是陆为民给夏力行当秘书当得不是很愉快,所以夏力行没有考虑带陆为民走,陆为民脸搁不下,所以才会找了这样一个借口,这个看法得到了甄家几口人的认可,所以乐清还专门给甄妮打了招呼要她别为了陆为民没能跟夏力行回省里这事儿老是去盘根问底,还是把心思盯在陆为民怎么能回厂才是正经。

        “你还知道考虑我的意见?你自个儿拿主意时,可曾想起我的感受?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甄妮明眸里水雾迷离,娇红的面颊犹如三月桃花,显然是有些心绪激动,“我妈还让我别问你为啥没能跟领导会省里,怕是领导没相中你伤了你自尊,可你倒是好,拒绝了人家,这么好的事情,你想过我的感受没有?”

        陆为民心里也有些惭愧,说实话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他也是反复考虑,不是没有想到过甄妮的感受,而是下意识的把这一点忽略了,说自己有些自私也不为过,再怎么自己也应当先征求一下对方意见,即便是对方不同意,这也是礼节性的尊重,可自己就忽略了这一点。

        “小妮,对不起,这一点是我没考虑周全,当时也是想到你知道了肯定不答应,又得费口舌来给你解释,……”陆为民把对方的纤手放入自己怀中,然后搂住对方的蜂腰,言语极尽温柔。

        “哼,那你决定了就不需要向我解释了是不是?”甄妮可没想让男友这么容易过关。

        “不,不是,我不是想事情都定下来了,木已成舟,我再软磨硬缠来求你么?”陆为民干笑了一声,手掌也钻入甄妮的羽绒夹克里隔着羊绒衫轻轻的抚弄着甄妮的柔软的腰肢。

        “软磨硬缠?你每次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对付我,是不是?知道我拗不过你,用些花言巧语就把我给哄骗了,是不是?”甄妮扭动了一下腰肢,想要避开男友的魔掌,但是陆为民哪能让她逃脱,胳膊紧紧揽住对方,手却一刻不停。

        “小妮,天地良心,我可从来不敢忽悠你,不是怕你生气发火心情不好么?”陆为民涎着脸,“女孩子要少生气,保持良好心情,要不老得快,万一咱们家小妮吹弹得破的粉嫩肌肤多了几条皱纹,那该多可怕,这195厂独一无二的厂花名头可不能被其他人夺去了。”

        “呸!我……”被男友半恭维半调笑的言语逗得心情好了不少,甄妮忍不住开颜,但是随即又想板着脸不让男友这么快过关,但是陆为民早就瞅准了机会,甄妮一笑,他便知道火候差不多了,这上一用力揉捏,对方身子顿时一软,然后双臂发力便把对方揽入怀中,没等甄妮反抗,早已俯首堵住了对方的樱唇。

        “嗯……”女孩的嘤咛一声如无限鼓励,陆为民心里一烫,一手紧紧搂住女孩的腰背,一手抬起女孩粉腻的娇靥,舌尖早已经探入对方唇间,熟练的撬开对方贝齿,两条灵舌顿时搅裹在一起,女孩满腔幽怨在这一刻顿时化为了熊熊欢情。

        陆为民贪婪的吮吸着女孩细滑的香舌,不断的深吻让女孩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甄妮下意识的迎合着男友的热吻,双手也从陆为民怀中抽了出来,变成了搂住男友的虎项,轻怜蜜爱间,女孩鼻息咻咻,双颊如火,美眸半闭,时而睁开一下,幽怨不满早已消失,也只剩下满腔春情。

        虽说像甄妮这样年龄的女孩子说不上如狼似虎,但是毕竟陆为民和甄妮早就有了那种关系,这一年多时间里陆为民和甄妮都是磕磕绊绊,心里都有疙瘩,尤其是这三个月,陆为民回去时间不多,加上甄妮心情不好,所以性事也就基本上搁下来。

        对于甄妮这样的女孩子,尝过了情欲的美妙滋味,当然希望男友能够天天陪伴自己,可男友却给了这样一个结果给她,要知道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怎么能不让她心生幽怨?再加上陆为民又一直没有服软求饶,更让甄妮心里难受,不过在这一刻一切都如滚汤沃雪一般彻底消融了,只剩下浓浓的柔情蜜意,此时的甄妮只希望男友能好好的疼爱自己呵护自己。

        陆为民已经很久没有和甄妮有这样亲密融洽的时候了,前两次回来两人都免不了冷言冷语,弄得人没了兴趣,今天终于冰释,积郁已久的热情顿时化为狂暴的火山熔岩一样喷发出来。

        羽绒夹克里边是一件火红的高领羊绒衫,昌州的冬季本来就阴冷潮湿,甄妮也很怕冷,所以羊绒衫里还穿了一件圆领秋衣,陆为民的手撩开羊绒衫,隔着秋衣找到了目标。

        虽然隔着一层秋衣和乳罩,但是陆为民温柔有力的揉动还是让甄妮很快就喘息起来,陆为民甚至可以隔着秋衣拨开乳罩的罩杯,找寻到那新剥鸡头肉一点,轻轻捻揉两下,便感觉到迅速那两点凸起迅速肿胀起来。

        “不要……”甄妮粗重的喘息和娇腻柔媚的嘤咛声让陆为民本来就有些难以压抑的心火顿时升高了几分,这一两个月来他都把所有心思放在了工作上,也没有多少精力去考虑其他,但是这男女之事本是天性,这一个人守在洼崮这旮旯地方,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而这双峰本来风气就不太好,这男女间荤素玩笑开得相当火烈,很容易撩拨起一些异样情思。

        就算是洼崮区委里边两个徐娘半老的中年大妈在陆为民来洼崮两三个月之后也逐渐熟悉起来,觉得陆为民这个人在工作上虽然很认真,但是下来之后却是一个相当随和的年轻人,开玩笑也不生气,甚至还敢和老娘们斗一斗嘴,顿时就拉近之间的距离。

        隋立媛的出现的确触动了陆为民的某些感觉,但是之前对隋立媛更多的是一种好奇探究,在他印象中这个女人姿色清妍脱妖媚,却又获得如此风评,短短几年间颠覆了两任区委书记,一下课一丧命,三十出头没有结婚却又有了一个十多岁的女儿,这简直就是一个很有情节和内容的故事女人,任何一个男性对其抱有好奇感都很正常,这种好奇感一直要到陆为民从章明泉那里和与隋立媛本人的不断接触中获得挖掘。

        如果说那一日里在隋立媛的小饭馆里,隋立媛的酒后倾诉让陆为民对这个女人也多了几分尊重,那么第二天和隋立媛的昌州之行似乎就真的让那种微妙暧昧的火星子在两人之间播下了。

        上午和隋立媛在一起时的手眼温存不但没有消减陆为民的火气,反而让陆为民全身上下都洋溢着某种特有的躁动,而这个时候,甄妮这种欲迎还拒的姿态简直就是公开的诱惑。

        等到手终于暖和起来,陆为民很快就找到了压在牛仔裤腰下的秋衣下摆,手探到牛仔裤前端解开两颗铜质纽扣,轻轻的将秋衣下摆掀了起来,温润如玉的小腹顿时滑入手中。

        一浪高过一浪的深吻已经把甄妮掀上了云霄深处,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只知道牢牢的包抱住男友的颈项,听凭男友为所欲为。

        陆为民解开她胸罩锁扣时她甚至还有意无意的吸气耸肩以方便陆为民能最快的达到目的,直到陆为民双手牢牢的扣住那对饱满玉峰揉弄起来,然后又开始沿着小腹滑向下方,她才在陆为民耳际呢喃着:“大民,别,别,我爸我妈我姐还在隔壁呢。”

        “不怕,你爸你妈不是早就知道了么?”陆为民涎着脸道。

        “呸,不知羞,谁让你不调回来?现在连单身宿舍都没有一间。”甄妮狠狠的又在陆为民肩头上隔着羊毛衫咬了一口。

        此情此景,甄妮的告诫在陆为民看来更像是某种鼓励,一只手揽住对方秋衣已经被掀起来的蜂腰,陆为民艰难的在伸出手,将窗帘拉上,光线顿时暗了下来。

        甄妮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犹豫着站起身来,抬起屁股坐在了陆为民大腿间,她内心也早已经是情潮涌动,只不过碍着隔壁父母和姐姐还在,不敢放肆,但看到陆为民这哪陆为民此时已经顾不得许多,狠狠的将甄妮的羊绒衫和秋衣掀了起来,贪婪的匍匐在对方胸前吮吸着。

        清冷的空气让甄妮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细密的颗粒在光洁如玉的肌肤上产生了让人爱不释手的触感,陆为民下意识的捏了捏那翘首红莓。

        受了刺激的甄妮禁不住打了个寒噤,身子也是一缩。

        陆为民立时感受到了甄妮身体的变化,有些恋恋不舍的将秋衣和羊毛衫拉了下来,甄妮看到男友对自己的体贴,心里感动,当陆为民手开住自己牛仔裤连带着秋裤和内裤往下按时,顺从的翘起起身体让裤子和自己身体分离开来。

        剑及履及,当陆为民身体伴随着甄妮丰臀缓缓坐下时,带来的那份火热中夹杂着紧实的包裹,那份酣畅淋漓快感几乎就要打破陆为民的最短历史记录。

        陆为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咬住嘴唇,强压住几欲爆发的身体,双手下意识的紧紧勒住甄妮的腰腹。

        甄妮似乎也感受到了男友克制不住的冲动,转过身来,妖媚的嫣然一笑,一个蜜吻印在陆为民紧咬的嘴唇上,然后又拉住陆为民勒在自己小腹上的手穿过秋衣往上一压,狠狠的按在了自己胸前那对凸翘的蓓蕾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手機版|Archiver|SEX169

    GMT+8, 2020-9-28 14:40 , Processed in 0.057338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