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169 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查看: 1827|回复: 0

[綜合] 二夜陪读

[复制链接] x0 [感謝清單]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20-8-29 08:10
  • 簽到天數: 88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20-7-25 12:3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成人资源,马上注册论坛帐号。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註冊

    x
    一觉醒来无锋从来没有感觉到过自己有如此轻松的时候,初雪方晴,窗外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景,披上大髦走近窗户,雪地中银装素裹,湖面已然结冰,只是这等薄冰却无法滑行其上。

        已经堆放了一大堆各种等待批阅的文牍,在东线战事最紧张的这几天中无锋根本没有心思来处理这些文件,每日里总是等待着来自前线的最新战报,他甚至一度想要亲临一线,但是想一想一旦局势不利这帝都中仍然需要有人坐镇稳定军心他就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打算,好在这种事情最终没有发生,崔文秀的这一场战事打得够残酷也够惊险,但总算是赢得了这一仗。

        现在自己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批阅一下这些文件了,昨日里庆贺东线大捷的烟花爆竹气息仍然还在宫中回荡,这种开始将火药用于民间庆贺焰火中的技术一直被帝国枢密院所反对,除了在帝国特定官家作坊中生产了数量极少的烟火外,在民间,研制和生产这种焰火仍然是非法的,这也激起了科技开发部的坚决反对。

        在东腾格里郡总督周廷贵呈送来遭遇特大雪灾请求中央政府拨付赈灾资金的文牍上萧唐已经签署了同意调拨八百万金币赈灾资金的建议,无锋略加思索之后将八百万改为一千二万,现在正是需要罗卑一族同心同德的时候,多四百万金币算不上什么,让东腾格里郡的罗卑人意识到只有彻底融入帝国才能够享受到更大的实惠他们才会死心塌地的追随自己。

        锡金府要求在锡金城建立一所大学的要求已经通过了文教卫生部的初定,政务院也在常务会议上确定了斥资一亿帝国金币在锡金建立帝国西南大学的决定,这样大一笔投资也是帝国今年财政预算相当重要的一笔开支,鉴于高等教育将会对整个西南地区产生极大的同心作用,同时可以有力的吸引来自西大陆地区的学者和研究人员来这里教学研究,提升这个地区的经济产业结构,这个方案在经过多次讨论后也终于该定板了,在粗略的浏览之后,无锋欣然签署了自己意见。

        脚下一暖,无锋不用猜也知道是自己的爱妃替自己将暖炉拿了进来,淡淡的幽香从身后传来,无锋搁下笔,搓了搓有些发僵的手指,一具小巧的暖炉又放在了无锋案桌上。

        “紫玫啊,来坐吧。”暖炉上一朵娇艳嫣红的水印玫瑰,几丝冰凌镌刻周围,冰冻玫瑰,无锋笑了起来,这丫头,为了讨自己欢心,自己不过是打趣了两句,就真的在这特制暖炉上用这种标记来表明自己的不同之处了。

        “这里只有陛下的御座,让妾身坐哪儿呢?”朱紫玫笑意盈盈的娇靥出现在无锋肩旁,沁人心脾的玫瑰精油香味让无锋忍不住深深的吸一口,高耸的宫廷盘龙髻下眉目如画,樱唇如血,银牙半咬,那股子魅惑人的味道直入无锋心间。

        “呵呵,那就坐朕身上吧。”朱紫玫在任何人面前都保持这冰冷如霜的冷傲,但是在与无锋独处的时候那股子妖媚却让无锋充分体味了女人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冰山的滋味,他也知道这是这个女人让自己始终保持对她新鲜感的一种手段,不过没有关系,男人么,不就是喜欢这个调调么?

        “嘻嘻,这可是陛下自己说的。”轻巧的一闪身朱紫玫便蜷入无锋怀中,无锋忍不住皱皱眉头,这一来自己想要利用这一晚批阅文牍的打算怕是又要落空了,这个丫头时不时用这种手段来巧妙的求得侍寝机会,安琪儿已经提醒过自己两次,但是自己又如何能够忍心拒之门外?

        鲜嫩肥腻的圆臀已经不复有往日处子时候的紧绷,但是却多了几分肥嫩丰腴,在无锋腰腹间轻轻扭动几下,那夹缝间的一丝火热似乎也透衣而入,让无锋一下子发现冬眠已久的男性体征也开始勃发。心旌动摇间,无锋暗叹一口气,明日里的事务早已经安排满了,而案桌上堆积如山案牍却是实在拖延不得了,只是这等情况下却如何让自己批阅?思衬间,手掌却早已不知不觉的滑入朱紫玫腰间紫红锦面绣袄下,轻轻挑开里边的贴身绣衣,一片柔腻温热传入手中,让无锋心间莫来由的一荡。

        微微侧身以便让自己身体更方便的迎合身下男人的魔掌,朱紫玫心间一阵甜蜜和得意,这个男人始终对自己的身体充满迷恋,即便是在自己之后已经有那么多女人入宫,但是自己仍然可以牢牢的控制着这个男人的欲望,只有最大限度的了解和掌握男人的欲望才能够在这后宫中利于不败之地,这一点长期在宫中走动的朱紫玫比任何人更清楚这一点。

        手掌熟练的拉开身上女人背后的胸围带子,一对滑腻火热的肉球便落入手中,峰顶两枚红莓由于自己的可以撩拨而高高凸起,骄傲的向无锋显示着它的存在,食指和中指轻轻一捻,刺激和疼痛让朱紫玫有些幽怨的转过身来面对面的坐在了无锋身上,双腿更是分开刚好压在了无锋要害之上。

        此时的无锋已经有些顾不得还有那么多案牍尚未批阅了,捧起女郎有些微微发红的娇靥,两张嘴唇终于印在了一起,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轻松的放纵自己了,心潮起伏间无锋甚至有些奇怪刚刚过而立之年的自己似乎在这一年多时间中一下子成了禁欲主义者一般,尤其是这两三个月间,自己临幸后宫妃子们的次数连自己都记得清楚,除了有时候公式化的到安琪儿、司徒玉棠以及林月心那里走一遭,甚至连安妮那儿自己也已经有两三个月未曾光临了,至于其他女人,无锋已经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去过那里,难怪安琪儿几度提醒自己应该注意劳逸结合,自己尚未明白过来,原来是提醒自己是该尽尽为人夫的义务了。

        想到这儿无锋心似乎一下子活泛起来。自己不是不想女人,而是这几个月来从西南战事开始再到马其汗战事一直到现在北方战事,几乎中间就没有消停过,一场接着一场事关帝国命运的战争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让自己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其他。

        有时候无锋自己也在想,怎么着这江山地盘越打越大,军队下属越打越多,自己胆子却似乎变得越来越小,顾虑也越来越多,瞻前顾后,连自己有时候都觉得自己这个皇帝怎么当得这么窝囊,居然会受这么多客观因素的羁绊?既要考虑军方想法,又要照顾政府地担心,既要琢磨帝国民众的反应。又要思衬士绅工商业界的意图,既要顾及唐族的利益,又要兼顾少数民族地区地发展。无锋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那就是自己现在当这个皇帝远远不及自己当秦王时那般轻松自在,而当秦王时却又不如当西北节度使那么逍遥无羁,这也许就是有得必有失的真实写照吧。

        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要把江山建设成为一个让自己无愧于后人的江山那就更不容易了,而自己似乎就在这漫长的征途中一步一步的跋涉,这与当初自己希望打下天下坐享太平的意图简直就不能以道理计了。

        温润湿滑的香舌钻入无锋口中。无锋这个时候抛开了一切其他杂念,专心专意的享受起眼前美人的温存起来。随着腿上美人身体渐渐发烫,无锋也知道朱紫玫已然情动,贪婪的吮吸着美人地香津,无锋双手并没有歇着,绣袄对襟扣袢一颗一颗被解了开来,虽然是在书房中,但四角火盆还是相当温暖,更加上座位下也被摆上了暖炉。无锋甚至觉得自己身上有些发热。

        绣衣连着胸围子一下子被掀起了起来,两支鼓帐的玉峰示威般的颤颤巍巍,两点殷红迎风翘立,看得无锋也是一阵双目发赤,温柔地将自己脸伏在美人胸前,温软如玉的肉体让无锋体味到一种久违的亢奋。

        朱紫玫只觉得爱郎的猛然一吸几乎要将自己胸腔子里的心都要吸出来了,有些粗鲁地蹂躏着自己另一只高耸的软肉,轻微的疼痛让朱紫玫反而有一种意想不到地刺激感,她不得不夹紧自己的双腿,湿润似乎在一点一点的浸透着自己的身体,她有一种想要放纵自己的冲动。

        锦缎棉裤被一下子褪到了膝盖处,朱紫玫也没有想到爱郎会变得如此粗暴,将自己一下子推到匍匐在御案上,她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巨大的火热便君临入体了。

        “小福子,陛下还在批阅文牍么?”清越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将两个陷入狂热激情中的男女惊醒过来,无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书房中批阅文件所在公然宣淫,若是被那谏官知晓,那还不知道自己又要被狠狠记上一笔淫君的帽子。一边忙不迭地收拾,清醒过来的朱紫玫也是满脸羞躁,拉上棉裤扣上绣袄,只是胸围子是来不及系了,也只有遮遮掩掩看蒙混过去了。

        门外传来的是黎青可的声音,无锋虽然并不在意,但是这样在书房御案上行云布雨始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能够遮掩过去自然最好。黎氏三姝除了黎青可被敕封了贵妃外,黎青诗、黎青韵二人也被敕封了婕好身份,只不过外界更多的称之为黎氏三妃。黎氏三女一下子取得了如此高的地位,让许多女人眼红得发紫,不过这却赢得了朝中大臣们的支持,毕竟有了三女的身份,帝国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在越京实施统治了,相比之下这这贵妃称号实在无足挂齿。

        “呃,贵妃娘娘,陛下在书房中,呃,朱贵妃也在里边。”小福子的话语有些打结,这皇帝陛下和朱贵妃在里边干什么就不是他能够知晓的了。本来无锋是坚决反对宫中任用太监阉人的,但是随着后宫人数日益庞大,而接二连三的子女出生,内务府也感觉到后宫中若全是女性显然无法适应,无锋也迫于无奈被迫启用了少量的宦官,但是他也明文规定后宫中任用太监数量不得超过一定比例,而且除了皇宫中的杂务,一律不得不进入后妃们居住的寝宫。

        细碎的脚步声一顿,无锋一边示意身畔美人赶紧拾掇,一边也赶紧搭上话,再不开腔,那自己可真就是有意要拒人门外了。“是素可么?进来吧。”

        黎青可回宫也有一段时间了,在越京坐镇几日之后局势日趋平稳,黎青可便与两位妹妹巡行一番之后乘船返回了,越京旧地勾起她们无限感伤,但是她们都清楚,无论无锋多么宠爱她们也不可能让越京重新姓黎了,能够让越京民众在帝国中获得一个令人满意的地位那就是黎氏三姝的最大心愿了。

        倩影亭亭玉立般的往门边一站,黎青可淡雅恬静的模样配上婀娜多姿的身段让无锋眼前又是一亮,说实话黎青可虽然敕封贵妃,但是无锋临幸她的时候并不多,而她两个妹妹无锋甚至没有机会去一尝。

        “臣妾见过陛下。”温婉的一福,黎青可略略一瞟便看出了端倪,朱紫玫有些游移不定的目光中似乎不敢和自己对视,而那蓬乱的发髻似乎不可能在这位素来自视甚高的贵妃身上出现,而无锋也是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看来自己这一来是破坏了两人的好事了。黎青可有些暗自好笑,这位夫君可真是有些意思,这一段时间都听说他一直宿在书房后的寝室里,连陛下那里都少有一去,这个时候却在书房正房中行这等风流之事,真不知这位夫君在想些什么。

        朱紫玫早已坐在了旁边的锦凳上,黎青可的到来让她心中颇是不爽,破坏了自己和爱郎的亲热好事不说,这个女人身上流露出来的狐媚子味道一看就知道是专门为吸引爱郎而来,她可完全忘了自己的刻意打扮也是如此。

        “紫玫姐姐也在这儿啊?没有打扰陛下和姐姐吧?”黎青可有些一语双关的话让朱紫玫和无锋都觉得脸上一热,无锋心中暗骂这个死妮子居然敢调戏自己,呆一会儿倒是要让她好生求饶一番。

        “来,到朕身边来坐,你们姐妹俩也难得陪朕批阅文牍,今日正好来陪着朕辛勤一番,夜里你二人就陪朕一起在这书房里大被同眠吧。”对付女人的最好办法便是更放肆更无耻,无锋早已经明白这个道理。

        果不其然这一番话顿时让刚刚落座的黎青可羞得脸色大红,而朱紫玫一样是忸怩不堪。两双手同时扭住了无锋腰间肌肉,这等女儿撒娇实在是闺房之乐,倒是不足为外人道。

        “哎哟,好了,爱妃,朕的事情还很多,你二人还是别干扰朕了,要不你们俩来替朕阅读文牍,朕也看得眼花缭乱,不如就来听断吧。”无锋一伸手将二女腰肢揽住,拉入自己怀中,分坐自己两腿上,两女一阵挣扎,却见对方并未离开,心中都是一动,便安安稳稳的坐在郎君怀中了。

        “嗯,这才听话,青可,你先来,从这面上第一份开始,朕就轻松一下。”无锋得意的将身体靠在椅背上,舒服的闭上眼睛。

        无论是朱紫玫还是黎青可都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虽然这书房中也常来,但是自帝国建立以来便再也没有那个后妃享受到过这种协助皇帝陛下阅处文牍的荣幸,即便是贵为的安琪儿也少有接触到这些东西,今日无锋却兴致勃发,居然要让自己二人一到阅处文牍,虽然只是帮助阅读一下,但也是经年难得一遇的恩宠了。

        相互交换了一下惊喜的眼神,朱紫玫和黎青可都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兴奋和警惕之色,若是这种恩宠只有自己一人享受该有多好,只可惜多了一个碍眼的角色在旁边,让这样美妙的事情有些遗憾。

        无锋却没有想那么多,他当然知道帝国早就确定了严禁后妃干政的原则,不过偶尔让后妃们替自己阅读一下文牍解解劳乏也算不上什么,重要军机要务早已及时处置,剩下的也就是一些政府方面的事务,无须担心可能会有什么泄密的可能。这样调剂一下气氛也让二女和自己心情都会好许多,至少这样的宠爱可以让二女感受到自己这几个月来冷落的弥补,现在最危险的时刻基本上已经渡过,自己也可以有更多的精力陪陪后妃们,后宫怨妇们被冷落太久也会酿成很多麻烦的,尤其是这些尚无子嗣的后妃们。

        黎青可和朱紫玫都没有无锋想得那么多,这样的荣幸已经让她们心花怒放。实质内容并不重要,而这种待遇无疑是对自己两人在他心目中地一种肯定,而这种肯定对她们来说无疑是确保长久宠爱的保证。

        要知道眼下宫中贵妃以上的女子已经不少,安琪儿、司徒玉棠、林月心、安妮自然不用多说,除了朱黎二女外,那个索菲娅看来也迟早会获得一个贵妃身份。杰美洛王国公主身份和与陛下暧昧的感情纠葛让她在众多环绕在陛下身畔女人中脱颖而出。

        还有那个司徒玉真,有着歌妓血统的下贱女人居然也想妄想贵妃身份,无论是黎青可还是朱紫玫在这一点上都有些不忿,同样不自量力的还有那石家地石雅薇和同样是武林四大美女之一的君山君子兰,现在在宫中也是活跃异常,看样子也是痴心妄想要爬上高枝,加上来自印德安地区号称印德安第一贵女的莫沃尔公爵之女娜塔古丽-莫沃尔也作为印德安诸部向帝国效忠要求联姻的礼物已经抵京,无论是黎青可还是朱紫玫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心思复杂的二女一瞬间的心念转动无锋自然无法猜测到,但是二女在惊喜之后短暂失神还是让无锋察觉到了,他有些惊讶。难道这两人还不愿意为自己阅读文牍么?“青可,你怎么了?”

        一下子惊醒过来,黎青可赶紧定了一下神拿起放在御案上的第一份文1牍曼声道:“妾身有些走神了,妾身想到若是青诗来为陛下阅读文案那岂不是更好,青诗的嗓音可是一等一的好。妾身与青诗相比可就差一些了。”

        “死丫头,朕又不是欣赏诗词,这可是政务文牍,快念吧,看看这厚厚地一叠。都是今晚需要完成的工作,朕这个皇帝可以算得上是够敬业的了吧?”无锋笑了起来在斜坐自己腿上的黎青可臀部重重拍了一下,却再也没有离开。手掌也有力在黎青可紧实的臀部揉捏起来。

        第一次感受到无锋这般放肆挑逗地黎青可显然有些无法适应,尤其是在旁边还有一个堪称情敌的朱紫玫,虽然情郎的手是在暗处,但是这种公然的撩拨肆虐对于自小受到严谨宫廷教育的黎青可还是一种莫大地心理挑战。

        竭尽全力让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手中的文牍上,黎青可一念出声才发现自己地声音都有些颤抖:“梅利郡关于在卢克索建立农产品期货交易所的建议。”

        “青可,你只管说说大概,无须原文照读。”这也是一个原本想当重要的建议,但是由于帝国本土战争的扩大化,这些事务都暂时被搁置下去了。现在局势稍稍好转,很多事情也就应该酌情考虑办理了。

        黎青可一目十行,简明扼要的将梅利总督秦铁流的建议主要内容介绍,无锋听得颇是满意,不愧是越京宫廷出身,对于这种政务的介绍也是详略得当,“政务院的意见如何?”

        “萧大人已经签署了意见,他建议暂缓考虑,待帝国本土局势稳定之后在作定论。”黎青可乖巧的回答。

        “唔,这件事情按照政务院意见办理,现在帝国还没有那么多心思来关注,何况培训精通财经事务地官员也需要一定时间,光是依靠西大陆那些招募来的人员,财政部也不会放心。”无锋摇摇头,这场战争耽搁了太多的发展机遇,但是却不能不打,早打比晚打好,打完一了百了,也好腾出心思来琢磨如何让这样庞大一个帝国全速向前发展。

        “礼务大臣劳民报请向长滨等三十三人赐封701年度贵族称号。”朱紫玫看见这份奏章时心就禁不住暗自跳了一下,关于这批贵族赐封在帝国内部竞争十分激烈,甚至可以说达到白热化的地步,这一点朱紫玫是心知肚明,甚至还有人悄悄托关系走到宫中,想要走吹枕头风这条路来影响这件事情,自己一样也受人之托,据她所知至少那司徒玉真也在其中有着牵连。

        帝国自建立以来在赐封贵族称号的问题上十分严格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除了那些因为投效帝国的外族王公贵族外可以获得相应的降级封爵外,其他无论是从军功还是政绩上要求都十分严苛,像贵为政务院首相的萧唐和苏秦二人也不过是伯爵身份,因军功政绩而受封侯爵以上的贵族甚至没有一人,反倒是在民间一些作出杰出贡献的人士获得的机会相应多一些,如海外冒险发现领地和殖民地或者在科学研究和科技创新上有了巨大突破,要不就是文化艺术领域有这卓越成就和威信的名人。

        曾经一度因为经济上对帝国做出巨大贡献的士绅商人也获得了一些低阶爵位,但是很快这种条件就被提升到了一种很高的高度,701年年度因为经济贡献而获得各郡贵族提名资格的人超过八十人,但是在礼务部这一级就惨遭淘汰为不足二十人,这一度激起了经济界人士的广泛关注和批评,但是礼务部仍然我行我素,坚持按照自己的意见进行评定,并且制定了相应的规则。

        由于获得贵族称号便获得了元老院代表的选取权和被选举权资格,一旦获选元老院代表便可获得司法豁免权和参与国家政务讨论谏言资格,并可列席参加政务院的一些政务会议,这种尊崇的待遇可不是光凭有钱就能够获得的,因此经济界人士在这方面的竞争相当激烈,也导致了这些人从各个角度希望施加影响。

        “三十三人?朕记得好像这一批的名额似乎只有二十五人,这多余八人是哪里来的?”无锋有些奇怪,劳民不会在这样重要的问题上出现如此大的失误吧?

        “陛下,劳大人在奏章中已经禀明合格人选经过甄选难以取舍,所以是请您来裁夺。”朱紫玫当然清楚作为礼务部部长在这个问题上承受了多大的压力,至少自己也曾经或多或少的暗示过劳民关照某人,现在这个家伙也是狡猾,居然把问题踢到了陛下脚下,看来是宁肯得罪皇帝陛下也不愿意得罪其他人了。

        “哼,这个家伙还真会自己做好人让朕来作恶人呢。”无锋有些不悦,“萧唐如何批示的?”

        “萧大人也是批示请陛下您审定。”朱紫玫原本是想说和一两句的,但是察觉到无锋有些恼怒,她这个时候也不敢随意添言了。

        “哼,都会当好人,发回政务院,让礼务部重新审定,他们不确定合适人选数额,朕就不签批了。”无锋气哼哼的道。

        “陛下,臣妾有个胆大的建议,不知当说不当说?”看见朱紫玫欲言又止的模样,黎青可美目流盼,嫣然一笑道。

        “哦?青可尽管说来,你我宜属夫妻,难道朕还要怪罪不成?”无锋随口道。

        “陛下,臣妾这一趟南行一路也曾听到不少人言,许多人对于帝国在贵族封号的严格控制上有些意见,许多人并非希翼贵族身份能够给他们带来多少实质性的利益,他们更看重能够拥有参与国务讨论的机会或者能够选举自己信任的人代表自己的意见在帝国政府中获得表述的权力,因为那象征着帝国对他们为帝国作出巨大贡献的认可。所以臣妾私下以为帝国应当在这方面有所改变,比如削弱贵族的实际特权,比如司法豁免权应当受到限制或者可以在某种条件下取消,取消实质性封地改为象征性封地,一定程度上扩大贵族数量,并且有意识的将比例向经济界倾斜,这样可有效的稳固帝国执政基础,同时激发帝国工商界的创业热情。”

        黎青可的一番话不但让无锋刮目相看,也让朱紫玫再一次认识到眼前这个女人绝非花瓶,其睿智的政治智慧丝毫不亚于自己,这样一番话不经过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而是即兴说出,这只能说明她在平素早就对这些问题有所研究。

        “嗯,你的意思是帝国可以适当扩大赐封贵族的数量,而且应当适当向经济界倾斜?”无锋若有所思的道。

        “是的,臣妾正是这个意思,帝国经历连番大战,财力消耗巨大,而且帝国幅员辽阔,各地经济极不平衡,贫富分化加剧,富者恒富,穷者愈穷,这将会导致社会矛盾加剧进而影响社会平稳,如果能够有意识用这方面来引导鼓励经济界向穷困偏僻地区倾斜发展,臣妾在想也许比帝国政府耗费巨资帮助这些穷困地区发展效果会好得多,至少这些商家都会尽心竭力的帮助这个地区经济发展以求在获得政治待遇的同时也能从经济利益上获得收益,而不像帝国政府部门的扶持发展手段大多流于形式。”

        黎青可的这番话让无锋有些难堪的同时不得不承认对方所说有些道理,帝国耗费巨资在一些贫穷地区投资修建,但是并没有起到多大效果,而且监察部和审计部门的调查也发现这些投资许多十分盲目,没有充分考虑当地地方实际需要,造成了巨大的浪费。

        黎青可也察觉到无锋在仔细考虑自己地建议。她也不再多说,有些东西点到即可,挑明了反而让对方没有了思索和回旋余地,这也是她的聪明之处。

        “唔,看来朕又多了一个女谏官啊,看来这一趟南行青可没有白走。帝国有些官员食朕之俸禄却未能尽到自己职责,朕都替他们感到羞愧啊。”无锋喟然叹道,这些庞杂的政务内里往往牵扯许多客观因素和各方群体利益,并不是三言两语便可决断,不过黎青可的建议的确有些可取之处,值得商榷。

        “好了,不谈这么沉重的话题了,青可,下一卷。”无锋兴致勃勃地示意身畔女人可以继续下去。

        从新大陆殖民地新据点的建立和拓展设想到马汶群岛的开发和利用计划,从与西半岛同盟建立稳定外交关系的建议到邀请帕沙王国国务大臣黑格访问帝国事宜。从帝国元老院代表名额数扩大初稿到各郡地方政府基层官员的培训计划,从财政部的民族文化艺术交流拨款增加方案到关于提高烟草粗加工税收法案,从扩大胶树种植面积计划到帝国北方良种小麦推广计划,从帝国矿山勘探规划到部分造船业国有持股减持方案,朱紫玫和黎青可的这种交替阅读介绍方式让无锋的批阅效率似乎一下子提高了许多。、莺声燕语间,二女滚烫的娇躯也让无锋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愉悦和兴奋之中。

        鬓香情浓间,一卷卷枯燥繁琐地奏章批阅工作也在朱紫玫和黎青可的协助下变得异常轻松起来,左拥右抱,魔掌活跃在二女胸腹间妙处。饱满挺拔的双丸,温软潮湿的沟壑,肥嫩紧实的臀瓣。春意盎然地眼波,这等香艳批阅也是前所未有,让无锋百般留恋乐此不疲。

        眼见得天色已晚,朱紫玫固然毫无离去之意,黎青可一样有些恋恋不舍,书房后的临时寝宫也就首次迎来了三人行,无论是朱紫玫还是黎青可都从未有过这等羞煞人的荒唐之举,但是一切礼教束缚在自己这位荒淫无道的情郎面前都成了不值一提的虚礼,被翻红浪。钗横玉纵,春声浪语,萦绕锦帐,个中旖旎,不足为外人道,连记录皇帝陛下起居注地女官也被无锋的荒唐放荡而感到羞于载入。

        一大早的两顶遮掩得密密实实地软轿将被大展雄风的无锋折腾得全身瘫软的二女悄悄送走,裹在锦被中的二女甚至被各家宫女抬进软轿时都还在沉沉入睡。无锋也是无奈,天亮便会有朝臣入宫来觐见回报政务,这等事情若是被其他官员嫔妃知晓两位贵妃竟然在书房寝宫中行此壮举,只怕言官们又要在无锋耳边不知道谏言多少遍了。

        不过这种事情要想在宫中遮人耳目实在太困难了,无论是各宫宫女还是女官们都有着各自亲疏对象,皇帝陛下临幸哪家无疑是她们最为关心的事情,而这两三个月间皇帝陛下大多时间都是在书房渡过让后宫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里,两顶软轿黎明时分以这样诡秘的方式被抬走,无疑是欲盖弥彰,只需要悄悄查知这两顶软轿抬往何方便可知晓一夜逍遥的对象究竟是何人了。

        无锋当然没有那么多心思来考虑这些细节,一夜的风流让他心满意足,朱紫玫曲意迎逢还是黎青可地羞涩可人让无锋同时品尝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人前冷傲无比的朱紫玫和平素矜持自负的黎青可在身下都绽放出了前所未有妖媚放荡一面,让无锋沉湎其中不能自拔,若不是二女身体实在不堪挞伐,无锋真有一种要将战斗进行到底的冲动,直到三更鸣过,才搂着二女滑腻娇躯幻想着什么时候该去采摘黎氏另外二女的春梦沉沉睡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手機版|Archiver|SEX169

    GMT+8, 2020-9-28 13:36 , Processed in 0.060671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